亚麻关山丘

心如野草

【聂瑶】祸害‖七

       金光瑶静静听了一会儿,并没有什么动静。于是试探性地半睁开眼。
       聂明玦的胸膛离金光瑶极近,微微起伏,似乎在压抑着什么。 四肢就像个牢笼,把金光瑶困在里面动弹不得。金光瑶抬眸便望到聂明玦那张爬满尸纹的面庞,不知怎的,聂明玦竟已闭上眼睛,异常安分。周围安静极了,与刚刚骇人情景判若两别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心道:这聂明玦闭眼睛干什么,说好的失控整死人呢?……对了,聂明玦头上被钉了钉子,我取下来,他好歹还能恢复正常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小心翼翼地抽出手,他这一抬手,视线便被袖子遮挡,只得摸索着向上探去。
       这是脸,棱角分明,嗯,挺好的脸。这是嘴唇,薄厚适中,嗯,挺好……!我很久之前好像总惦记这里……不想了不想了!旧事!……这是眼睛,他睫毛怎么这么长哦,幸好闭着眼,不然就给他戳瞎了。这是眉毛,斜飞入鬓,挺好的眉毛……等等?我是要找钉子的!钉子又不钉在脸里!!
       金光瑶前一刻还在细细描摹,这一刻便有些羞恼了。他终于摸到了那颗透颅钉,心中欢喜:找到了!
       金光瑶指尖刚触及那处,聂明玦猛然睁开眼睛,怨气升腾开来。他拎起金光瑶,狠狠摔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重重摔在树上,只听见脖子“嘎嘣”一声,聂明玦和身边景物都倒立起来。金光瑶爬起来,第一个反应还是跑,手胡乱地将头往脖子上安,看到树影眼前错杂斑驳,一时天旋地转,南北不分。刚跑两步便一头撞在大树杆子上,栽倒在地。金光瑶心都碎了:吾命休矣……
       聂明玦提起金光瑶,却只是让金光瑶站直了,再没有下一步动作。金光瑶见状,动作极轻地安好头颅,四下环顾,但不敢轻易跑路。金光瑶试着踏出聂明玦身前这片范围,只是脚还没着地,聂明玦宽大的手掌便从金光瑶脸边穿过,抵到后面的树干,分明就是阻了金光瑶去路。金光瑶只得作罢,两人大眼瞪小眼一阵子,聂明玦又缓缓闭上眼睛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心中急躁道:怎么又闭上眼睛了!你大不了揍我个几顿,揍累了,我好拔钉子!……哼,让你揍我还不容易?
       金光瑶刚想好用哪个方法激怒聂明玦,突然警觉:哪有我这样找揍的?既然他一不安稳就得把我甩飞,我就尽管抓牢钉子,跟那破钉子同归于尽好了。
       算盘打好,金光瑶便以一种苦大仇深的眼神盯着那根钉子,仿佛决意赴死一般,两手一齐抓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 霎那间金光瑶便觉得身旁气流飞窜,沙砾四起。身体承受着巨大的撕裂感,金光瑶本就无法承受,意识一片混沌。在自己落地以前,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轰飞了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听见聂明玦浓厚沙哑的声音,近在咫尺,听他唤自己名字:“金光瑶?!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没剩多少力气,不然定是要下泪如柱。心道:我真的从来没这么想听到你声音过……我居然还在人世……
       结果金光瑶就用他所剩无几的力气摆出个笑脸,笑嘻嘻道:“果然还是威风凛凛的赤锋尊啊,欺负我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留情。”心道:我就是要你觉得愧对于我,以后少管束我,我不就自由多喽。
       事实相反,这让聂明玦好不容易生出的歉意之情又再度收回,认定了金光瑶嬉皮笑脸就是心中打着如意算盘,不能随他意。于是淡然道:“你没事就好。此处可是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真想问你看我哪没有事?但他更想明白事件来龙去脉。于是愤愤道:“我看了你的字条就过来了。看你砍了大半个林子,谁家若没柴火烧,还得感谢你呢。那你呢?为何到此?”
       聂明玦皱眉道:“我不知如何让你恢复神志,那个阿程约我到此,我便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道:“那就被他骗了!我是自己醒的。你怎么能轻信他。”
       聂明玦当即便镇定不能,道:“我如何不信?昨日你胡言乱语,我自然半刻都不能等!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奇怪道:“我胡言什么了?”
       聂明玦眼底一丝惊异,随即消逝。他紧抿嘴唇,眼神飘忽,似在闪避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看聂明玦这副模样很是少见,心道:我怎么好像问了什么难堪的事情?
       聂明玦也知这样引人怀疑,解释道:“没什么事。无关紧要。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心道:你骗鬼呢?但又不好说什么,感觉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,从地上站起。瞥见聂明玦钉了透颅钉那处的深洞,转移话题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有人要抓你,给你钉了钉子?”
       聂明玦也站起身,道:“是陆家那些修士。他们布下天罗地网,等我多时。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像是发现好玩的东西:“这么说来,你是早就来到这边,眼看着别人给你下套,还得往里钻?”
       聂明玦不喜他态度,微微点头,旋及疑惑道:“他们人呢?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若无其事道:“我哪里知道?”心道:还用问?都被你呼死了呗。
       聂明玦又自顾自道:“得找到他们,先是对你下手,再是对我下手,不能任他们作怪。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表面迎合,道:“好,我们分头寻找。”心道:你已经把他们制裁地命都没了,找一堆尸体干什么?
       当聂明玦要先行一步时,金光瑶叫住他道:“你刚刚被控制时,为何总闭眼睛?”
       聂明玦一愣。双唇紧抿,眼神闪躲。又像个错事的小孩子,等着从轻发落一般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更纳闷了:我怎么好像又问了让他难堪的问题?

======
下周考试,当做自己又又又没放假吧xxx
后面都是堆剧情没啥想写的欲望(不。

评论(5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