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麻关山丘

心如野草

【聂瑶】祸害‖六
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行至村庄,探寻半晌无果,毫无头绪之际,忽见那片树林一个人影,正匆惶穿行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慢悠悠地走过去靠在树旁,对那个只顾回头的惊慌之人高声唤道:“好巧!”
         阿程在离金光瑶半步之处才回头,瞅见那明媚笑靥,愣是吓得他扑腾一下坐在地上。金光瑶勾唇笑道:“阿程怎么如此惊慌?”
         阿程站起身来,分明浑身哆嗦,却还盛气凌人道:“我姓陆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见他如此,心中不屑:“那好,陆程。”又想讽他,于是调笑道:“你有没有字?我原先就替人取过。我虽不才,但那人可是喜欢得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陆程根本不知金光瑶这句话其实还能扯出段故事,扁扁嘴,并不搭理,随后就要绕开金光瑶,似要离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话没问到,当然不能便宜他:“阿程。你这就想走了?你可见过赤锋尊?”
         陆程突然绷紧了表情,直往旁边挪。金光瑶见状,一副“好说好商量”的模样,道:“看来你是知道情况,不如与我分享……”金光瑶抬手抚上旁边树杆,旋及顿了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时间凝了半刻。
         终于金光瑶笑容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,诧异的眼神定定落在树上。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动作,手握成拳头狠狠地砸在那处,连捶几拳,那树终于轰然倒下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举动有多奇怪,勉强平复心绪,质问道:“如何恢复?”
         怎么回事?金光瑶从出来时起就感觉自己似有所缺失,却又说不上来。现在他大概明白,就是昨晚那插入腹中的匕首,让自己现在连一棵树都难以摆平!
         陆程也失了刚刚那股傲气,道:“数月……半月?不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内心崩溃:不清楚你就乱用!你这可是在祸害我!我仇家遍地,聂明玦偏要带我入世,东躲西藏。这下可好,几个废物修士我都不一定打得过,最后还要寻聂明玦庇护!聂明玦?庇护我?我呸!
         陆程依然不死心地往外挪,企图拉开距离,寻了机会再逃走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的笑容愈发不怀好意,抓住陆程,道:“嗯?阿程?我记得咱们初见之时,你可是一丝不挂,嗯?受人欺辱,嗯?怎么,还想试试?”心道:我这样,也照样能了结了你性命!
         陆程飞快摇头:“不想不想不想!”随后高喊道:“我那日是又失控了,才将衣服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打断道:“那我还要问你,你家那群人呢?”
         陆程闻言安静了下来。金光瑶又把手伸过去: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  陆程摇头又摇头:“不想不想!他们……他们都被我给整死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疑惑道:“你灵力甚微,怎么会有那么大能耐?”
         陆程突然就像发了疯病一般冲过来,狂叫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做的好事!都是因为你我才落得如此境地!每次一失控,灵力就会消失殆尽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也没兴致与他纠缠。一掌轰开陆程道:“你自己愿意学,又不是我让你学的。谁传给你的,你就找谁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表面强装镇定,内心实则焦躁不已,心中安慰自己道:罢了!反正他早晚要爆体身亡,也不需要我来亲自动手。倒不如赶紧找到聂明玦,离了这是非之地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缓和语气,道:“既然你知道赤锋尊的行踪,那就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陆程疯病又被吓没了,慌张道:“不行!我们在他头上钉了钉子……可他却不受控制!我这回带来的人都被他整死了!我好不容易逃出来……我不去,我会死的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不耐烦,心道:你们陆家人怎么还没死光!毫无顾忌之意地拖着陆程,道:“没死你就赖活着!你们钉个钉子都钉不明白,能怪得了谁?这笔账下次再算。现在,必须找到他!”
         陆程尽管哀怨,自知理亏又不能脱身,只好乖乖顺着逃时的方向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 远处巨响振彻林间,随后一排树木皆轰然倒塌。
         陆程弱弱道:“赤锋尊一定就在那里……我不打扰你们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抓住他,却在思量要不要上前去。而就在此时,眼前明明遮目的绿荫全贴在了地面上,缝隙之间,他看见了聂明玦那张爬满尸纹的脸,还有扑面而来的强大怨气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眨眨眼,抓紧了陆程,转头就跑!
         陆程被金光瑶带着一起跑,嘴里灌风,含糊道:“你怎么又不见他了?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镇定回道:“咱们两个要灵气没灵气要怨气没怨气,等着被整死么?”心中狂嚎:我没怂!
         陆程又道:“他追上来了!你快去找他啊!你找他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被气笑了:“你的意图太明显了吧。”两人一路狂奔,后有一尸狂追。见前面有一河流,金光瑶强调道:“河!”
         到了河边,金光瑶一头扎进河里,陆程急忙道:“那边有桥!……唉唉!”遂被金光瑶带入水里。
         两人沉进水里。过了许久,陆程才意识到不对劲,面上表情甚是微妙。而金光瑶,一脸笑意,泰然自若。陆程在水里扑腾两下,握紧拳头打过来,无奈在水中,打在金光瑶身上轻飘飘的。这一用力,又连吐出几个气泡,遂游向水面。
         而后听到陆程哀嚎:“金光瑶!你是故意的,你一定是故意的!”金光瑶都不敢注意水面了,心中窃笑道:让你打我主意!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等了一段时间后,也浮上水面,他刚露出头来,就傻眼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陆程躺在岸边,闭目撞死。而聂明玦就在旁边,翻着眼白,不清楚是在看哪里,而他的头的确就朝向这边,金光瑶被吓得头皮发麻。空气中泛滥着不安分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眼珠子滴溜溜转一下,心道:我再沉下去吧……他没动作,应该没发现我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然后聂明玦手中的霸下就毫无征兆地直穿过来,却威力巨大,刺入金光瑶所处的那片水中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被逼的只得逃离水面落回到岸上,心道:你的刀原来是这样用的么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又以最快速度跑开,一回头看到聂明玦已经冲过来,随后金光瑶就被强大至极的怨气轰得飞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撞在一颗树上,他落下之时,树也断裂成两段,险些砸到他。他被撞得眼花缭乱,还分不清自己是何境地。聂明玦此时欺身压过来,金光瑶更是慌得不行。
         河那边的陆程已经起身,拍拍灰,撒丫子就跑!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看看那边,看看眼前,当真是膛目结舌。心中自暴自弃道:我也装死算了。遂平躺好。

======
无良学校又又没放假,我今天刚回家……像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一样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