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麻关山丘

心如野草

【聂瑶】祸害‖五
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慢慢地目光涣散,但犹睁着眼睛。阿程捂着已经变了形状,爬满异纹的右臂。跪在地上,近发癫狂地笑起来:“终于……终于……”他又猛然想起什么,从地上挣扎起来,拖拽着金光瑶,却不能挪动半分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包袱从天而降,砸得阿程猝不及防!包袱中的各种物件叮叮锵锵尽数掉落,他挥臂挡下,再放下胳膊时,眼前俨然多出一个人,正是聂明玦!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动气将阿程轰出几步远,厉声问道:“你是何物?”然而阿程颤着喉结,竟已邻近崩溃边缘。聂明玦又半侧着身看起身后金光瑶的情况,试探道:“金光瑶?”只见他目光呆滞,已无神志。又发现他身后有一黄符,伸手撕下,但金光瑶也只软了身子,瘫在了聂明玦怀中。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皱眉,手握霸下刀柄,渐渐走近阿程,道:“他怎么成了这副模样?说话!”
         不等阿程回话,金光瑶竟从聂明玦怀中站直身体,聂明玦低头看他,道:“你清醒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也的确回应了聂明玦,他还没清醒。因为他踮起脚来,往聂明玦脸上狠狠一撞!聂明玦登时眉心一跳,将金光瑶推开,金光瑶明显还是无力,瘫在他脚边。聂明玦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因为他那一撞,是拿他的唇撞自己的唇!
         同时阿程连滚带爬地跑去石墙。聂明玦见状追去,又被金光瑶抱住腿,一时不知如何脱身,动弹不得。阿程却已到石墙边,按住其中一块地方,那处凹陷下去,很快旁边通出一条暗道。阿程得逞,便道:“你若想让他恢复原状,黎明时,来你们找到我的那个村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怒火在胸中翻腾,偏偏金光瑶喃喃道:“聂明玦……”聂明玦当即踹开他,拔出霸下挥起,顿时激起一片沙石,目标正是阿程!而阿程已入暗道,暗门正在关闭,霸下刀落之时,只砍到光秃秃一面石墙。那处石墙顿时有了裂痕,聂明玦满腔怒气,又举起霸下,作势是要破开这面石墙。
         忽而远处有几点火光,急促的脚步声正越来越近。聂明玦纵不甘也只好作罢。收了霸下,拎起金光瑶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带金光瑶穿过窗回到客栈房间,他将金光瑶安放在床上,他盯着金光瑶那被月光照的惨白的脸,放轻声音问道:“可知我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听到他声音,才撩起眼皮,仿佛刚意识到自己身边有个人,道:“聂明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又问:“可知刚刚做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眯起眼睛,努力回想,不解道:“你是问哪一件……?”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坐到一旁椅子上,很有耐心地回他:“你记得哪一件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道:“你踹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聂明玦哭笑不得,“那我为何这样,你可知?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没有回应,站起身来,径自走向聂明玦。聂明玦只想看金光瑶要作何动作,也不阻止。果不其然,因聂明玦坐着,金光瑶微微低头,唇便凑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站起身来将金光瑶推回床上,怒不可遏:“金光瑶!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无辜道:“聂明玦。我又不是第一次亲你,只不过这一次你醒着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的那坚毅的面庞,从来临危不惧,刚毅无比。偶有怒火中烧,却从未有所惧怕。但他脸上此时的确出现类似的神情。金光瑶觉得好玩儿,勾唇笑起来,接着道来:“对呀,你受伤昏迷之时,我为你抚琴你睡着时……每一次你闭上眼睛,没有防备时,我就能毫无顾忌。这回大胆些,有何不可?”
         没有什么话是能憋十年的,那人还就在身旁。金光瑶什么事都抖搂出来了,唯有心悦聂明玦这件事,他憋了很久很久。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看着金光瑶那双有了光亮的眼睛,那光如同一簇明灭的火苗飘摇不定,聂明玦无法躲闪,于是那火光便直要烧进聂明玦眼睛里。

       日上三竿时,金光瑶视线逐渐清明起来,意识回归,只觉得眼睛酸痛无比。他从床上起来,看着眼前熟悉房间,又想起昨日被阿程诓了之事,顿时心中不快:呸呸呸!看来最后还是聂明玦救了我!
       金光瑶活动活动身子,一眼瞥见桌上一张字条。他打开来轻声念道:“我去昨日村庄……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念到此处便直接丢掉,心道:他去村庄作何,肯定有故事。
       他抬步便走。至于字条后面那句“你若醒来,不必寻我。”金光瑶就当没看到了。

评论(10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