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麻关山丘

心如野草

【聂瑶】祸害‖三
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上前查看那人伤势,又怨道:“你出手怎么这般不论轻重。他好歹只是一介凡人。把他折腾成这样,他肯定希望咱们不来更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道:“我没有下太重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那人暮地咳出一口鲜血。金光瑶刚要去扶,那人本就正当昏迷,又毫无节制接连喷出几口。金光瑶还算灵巧,闪避到一旁后又用庆幸的语气实则不无恶意地说道:“幸好我反应快,不然你可是要寻两件衣物了。你刚刚说你没有怎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明显不打算把未说完的话再作补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又不知多久,三人才离开村庄。清晨时两人出发,现在已是正午,烈日当空。金光瑶被晒得心中烦躁,甚不老实,左顾右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看看身旁之人。那人身子尚还虚弱,帷帽自然盖在他头上,金光瑶哪里会有讨回来的想法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又看看行在前面的聂明玦,步履均匀,背影如常,不似被闷热的天气影响。他想起聂明玦生前本是极其易怒的暴躁之人,虽然大可归为受刀灵影响,但那时已经支离破碎的关系,恶劣的态度,金光瑶根本不肯为他找任一个理由开脱。重返世间后,虽说两人断绝结义关系,但到底也是一命偿一命,置于到底是否算作两清……金光瑶只能勉强笑笑,自圆其话曰:过往皆云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此话不无根据,聂明玦现如今变化太大。最明显莫过于太不好撩拨,自己再怎样招惹他,也不愠不怒甚至反讽一句。再扩大了说,任何事都像一颗小石子投入江海。激起的水花不过就是让他眉头一跳,眉心一皱。不能在他坚毅的脸上显现出一丝缝隙。但金光瑶又心知,聂明玦还是一团火,他只是不在风里飘摇,不会遍地焚烧。但那团火没变,他还在燃烧,只是听不见那些将他烧起来的东西噼里啪啦的杂音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回神。眼前还是聂明玦的淡然背影。然后他也不知怎地,挺直了脊梁,微微抬起头来,面对烈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恩人在想什么?”语气很是恭敬。那人将帷帽的纱撩起,露出清澈的双眼,笑容真诚,感觉无非就是老实人。乍一看干干净净的脸,再仔细看看,便发现脸边有一块淤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淤青和更重的伤,金光瑶受过。明白这人大概在陆家过的不好,也不好慰问,再揭人家痛处。但又心里悻悻道:这句恩人,这叫得我好生心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等金光瑶回话,那人似乎也觉得称呼不妥,试探道:“我现在离了陆家,便可唤我阿程。不知二位恩人可否告知姓名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温婉道:“阿程我记下了。不过我与他二人姓名……恐怕多有不便。”心道:恐怕说了吓死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程点点头,颇为理解:“我知晓二位都是仙士,不同与陆家那群……”他抿嘴,恨恨道:“二位恩人何时揭露他们的丑事?”
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眨眨眼,心里闷闷道:我刚想不要揭你痛处,你自己怎么先动手。口中安慰道:“这情况我们尚不熟悉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连头都没回,幽幽道:“你大可潜进陆府当做卧底。依你之能,不需几日就能将情况摸个底儿朝天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。你这厮真是……唉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笑容越灿烂,内心就越牢骚:你究竟是在夸我还是骂我,我能不能装作听不懂?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程倒是真听不懂,附和道:“恩人还真是厉害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笑得脸都僵了,心道:更厉害的还有呢,你想不想听?我现在很想吓死你!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程像是想起什么,当即停留原地,惊道:“我记起来了!原来有一日我跟随家主,到了偏僻之处便赶我走,携着其余修士就离开了。我原以为我是下人,太不显眼,混杂其中未让他察觉。这样一想,太可疑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 他太激动,双手颤着伸向二人。而伸向聂明玦的手又忽而伸回到金光瑶胳膊上 。他摇晃着金光瑶的手臂,焦急道:“我身上还有他们给下的毒!两位恩人帮帮我!帮帮我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闻言后安抚道:“你身上的毒除了乱咬人以外暂没有发现其它症状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将阿程的手从金光瑶胳膊上摘下,忽视了金光瑶的推脱。一只大手拍了拍阿程颤抖的肩直接了当道:“你若着急,今晚便可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前半段是第一章忘写了的……管他突不突兀,反正补上了(我也不想糊弄人啊……闷在被窝里写的缺氧产物什么的……
哇,无良学校毁我假期……终于能码文了,可怜刚开坑就断更十天,有种出身未捷身先死的感觉……总之一更就是三天份,不会弃。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