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麻关山丘

心如野草

【聂瑶】祸害 ‖一

*新面孔,多包涵。
*篇幅不定,更新不定。
*毫无文笔,毫无逻辑。
*原著及背景属于墨香铜臭,OOC属于我。

        “聂明玦,是我!”未见其人先现其声,语调轻快声音却细微急促,仿佛怕了其他人听到。而后一金衣男子翻窗而入,轻轻落回地面,弹弹衣袖尘土,将一包东西置于桌案。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翻书的手停下,改了方向将书合上置于一旁。瞥见那人正欲坐下,抬眼道:“正门你不走,为何偷偷摸摸?金光瑶,你莫不是又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见他收了书面色微沉便知他又要理论,听他口吻几分凌厉,心里更加不屑,但脸上做着与心理相反的表情可是信手拈来。于是金光瑶勾起唇角温言道:“我日日被赤锋尊管束,哪有那等闲心。不过,哪是我做了亏心事偷偷摸摸,分明就是有人先来招惹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罢转过身来,教聂明玦看清了他身后两道划痕,待他再转过身已是一脸无奈:“好好的衣服,这下可是不能穿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回事?”聂明玦脸色更沉了。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道:“我碰到一众修士。他们那身衣服我都没见过,大概又是这十年出了个小派别吧。谁知他们如何认得我,眼睛那般好使,隔了半条街也不肯罢休。若不是我脖子又折了。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立刻打断道:“你脖子又折了?可有吓到旁人?”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顿时觉得心中有颗火苗,唰一下就烧着了,心道:你竟还有心思关心别人!我这脖子还不是你害的?
         想当年,夜雨观音庙,金光瑶之死,便是所做所为毫无余地地尽数披露。被断了胳膊又捅了一剑,自知孤立无援之下,金光瑶毫不犹豫冲向那口棺材。
         此事大可不必多说,因为它并不是那么喜闻乐见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的漫长光阴,便是棺中黑暗中虚度十余年。倘若问金光瑶究竟有何感想,那就是——我倒不如直接撞死在棺材板上!为什么?!因为一旁有个聂明玦!可他不能。因为他和聂明玦一样了,变成了一具活尸!
        没有什么话是能憋十年的,那人还就在一旁。起初金光瑶还无所事从,日子久了,什么事都抖搂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而十余年后的重见光明,恐是二人更无法预料的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现今世人皆知,赤锋尊和那金光瑶重现于世了。
        呵!赤锋尊到底还是盖世威名,受人敬仰。自己到底十恶不赦,沦为谈柄了。罢了,我又不在乎。金光瑶这样想道。
        日子仿佛还算安稳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他才发现真教他懊恼的事。断臂可修复,剑伤可修复,唯颈部断骨不可!
        想到这儿,金光瑶还是压抑情绪,将那火苗浇灭,全当自己做了诸多恶事,自作自受了:“没有。早被那群修士的架势吓得人影都不见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又问道:“你去哪里碰到了他们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城西。结果碰到那帮人,害的我只买了一点糕点。太不走运!”金光瑶坐下迅速打开那包东西,仿佛能在上面找到慰籍。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似是放心了,起身道:“你这衣服左右不能穿了,我出去替你寻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向嘴里填了一块糕点,含糊道:“不如你替我寻件女子衣裳,教他们再认不出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只打量他一眼,没有言语。
        合门之前,聂明玦才道:“对面就有一家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刚觉得纳闷,突然心中惊觉,忙扑到窗前。那家店门铺大敞,各类新鲜颜色尽入眼底——倒真是为女子衣着做的布料!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!你这厮真是!!
        等等。不能是真,聂明玦哪有那等闲心,去真给自己寻来件女子衣裳?那不就是不苟言笑的堂堂赤锋尊开了窍,竟也会“言笑”了?金光瑶在脑子里想了个明白,自己却不知心里为何正在翻腾,好像真对这小事充满期待。
       很快金光瑶便看到聂明玦向街一旁行去了。他想起刚刚聂明玦一脸正色,都教自己听不明口中所说,不禁笑出声来。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!你这厮真是变了!莫不是在棺材里边儿待得神志不清?不不,定是被夺了舍!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心情愉悦。自己也不知哪来这么多的开心劲儿,只觉得外面这太阳光实在太耀眼了。
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聂明玦便回来了,金光瑶还是忍不住细看,心道:哦。是件男子服装。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接过:  “你背过身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见聂明玦如话照做。他换掉衣服,惊讶道:“居然这么合身?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淡淡道:“本就是按你身形做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不解:“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答道:“你那时在街对面挑物什。我向店老板指明哪个是你,他便说像你这样身形的,看一眼便知,不必再将你叫来麻烦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,心道:我是什么身形?!而手中停了动作,忙摸向那件旧衣服。 因为他记起那日,他站在那个小摊子前低头走神,想的其实是自己生前尚有许多宝物,暗自嫌眼前这些做工粗滥,骗得了谁?而这时聂明玦过来,催促道:“你快些。”
      金光瑶打趣道:“你若是着急,不如帮我挑选?”
      也不知聂明玦有没有仔细看,反正钱塞进商贩手里,玉佩塞进金光瑶手里。
      找到了!就是这块做工粗滥,谁都骗不了的玉佩!金光瑶还默默赞叹一声。他庆幸在街上被追得那样紧,竟没被丢出去。
       为何庆幸?他应过聂明玦不伤人害人,定不能在这里捅娄子。但他哪会就这样被追了满大街跑甘愿受气,反正卖东西的人都跑了,卖的东西都不要了。随手抓了就往后面一丢,也没管过是什么。桌上那包糕点,便是幸存下来的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穿戴整齐,腰挂玉佩,顿时觉得神清气爽。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听没有动静了便转过身来对他道:“明日去夜猎。若又遇到那帮人,不论如何,你都不要向任何人动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金光瑶敛了笑容,漫不经心道。他侧身躺下,抚摸着玉佩的纹路。实觉这话真是让人心中不快,又想到聂明玦这话他好像听过类似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若真还于世间,金光瑶,我不许你再祸害任何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心中冷笑。
        现如今我谁也不祸害,只祸害你!

评论(2)

热度(62)